旗屋书 > 穿越小说 > 吃货唐朝 > 第七百一十八章 只记得不好的地方了
????张宝贵没有资格参与这么重要的会议,他很无聊的在外面等候着。左右闲着无事,他就坐在椅子上闭目遐想。他在想如果将来自己真的能够娶了这个高句丽女人,可只是够刺激的。他的脑子里想着那种香艳的画面,口水就开始往下流。

????“喂,宝贵,干嘛呢?梦游呢?走,回去吧!”李佑走了过来,看见张宝贵的样子,就将他叫醒了。

????“哦,佑哥你们谈完了。”张宝贵站起来,随着李佑一起往外走。

????李佑跟张宝贵他说了对秀智的处理意见,张宝贵听说不会杀秀智了,顿时放下心来。可是他听说要拿秀智去交换,马上有点儿傻眼了。

????他说道:“佑哥你们也真是的,干嘛不跟高句丽人多要点儿粮食?这样呢,秀智他爹肯定舍不得拿粮食来换。这样的话,秀智就会恨他爹,这不就给我创造了机会了吗?

????你要这么少的粮食,他爹一定会把她换回去,那我不就什么也捞不着了吗?”

????李佑笑道:“你啊,什么都不明白。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打击高句丽人。只有渊盖苏文投降了,或者死了,你才有得到这个高句丽女人的可能性。

????你可知道,现在高句丽的粮价已经是平时的百倍了,2万担粮食对于他们的重要性有多大?我猜渊盖苏文是舍不得拿粮食来换的。”

????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张宝贵高兴地说道。

????李佑说道:“有件事儿要交给你来办。”

????他让张宝贵去从逃出来的高句丽人中挑选一批奸细,来利用交换秀智这件事情做文章。”

????张宝贵笑道:“造谣这种事儿,当年咱们在吐谷浑的就干过,这活我可拿手。你就放心好了,我这次一定会让秀智对他那个老爹死心的。”

????“瞧你那德行,心思全用在这个高句丽女人身上了。你好歹也是大唐侯爵,堂堂的飞虎军统领,就不能有点儿出息?”李佑挖苦道。

????“佑哥,你这可是乌鸦落在猪身上,只看着别人黑了。你想娶那个大食公主,变着法儿的欺骗我那些嫂子们,你就有出息了?”张宝贵反唇相讥道。

????“哈哈,你个小子。我那么多好处你都记不得,就只记住这一点儿了?你这算什么兄弟?”李佑瞪眼说道。

????“那怎么着,反正你什么好处我都没看见,我就记得这一件事儿了。不对,还不止这一件事儿。当年你跟我嫂子钻小树林儿的事儿我还记得呢,你能把我怎么着?”张宝贵说道。

????李佑抬腿就朝着他的屁股上踢去,说道:“我踢死你!”

????张宝贵往旁边儿一蹦,笑道:“你踢不着,我气死你!”

????白虎在后面看到这哥儿俩在那儿笑闹,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了起来。

????秀智是由飞虎军看押的,张宝贵可不会放弃这个讨好美女的机会。他将秀芝关押在一间普通的民房里,里面的被褥都是崭新的,还变着法儿的给她改善伙食。

????当然啦,他也不会忘记向她表白自己的功劳。

????张宝贵说道:“你竟敢行刺我大唐皇帝陛下,还打伤了陛下身边的最受信任的百骑司首领,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。”

????秀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,她默然地一言不发。

????张宝贵看到人家没有无动于衷,有点尴尬。

????他想了想后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个女英雄,不怕死,很了不起,我也很佩服。可是你想过没有?你们高句丽很快就会灭亡了。

????我们大唐对于其他国家的那些国主们,即使灭掉了他们的国家,也没有把他们怎么样。只是把他们安排到长安去过富裕悠闲的生活。

????可是你们高句丽不同,因为你行刺皇帝陛下,所以呢,你们的家人就无法享受这个待遇了,一定会诛灭你们九族的。“

????秀智是个武者,她之所以在行刺李世民的时候那么沉着镇定,一是她修炼的武功,讲究的就是克制欲念心静如水,二是因为她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所以才能够那么从容不破。

????可是,现在她听到因为自己刺杀大唐的皇帝陛下,自己的父母亲人会受到自己的牵连,心中真的有些担忧了。

????张宝贵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态变化,他发现秀智的情绪产生了一些波动,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。

????他说道:“不过,你也不用太担心。我已经求我佑哥,就是那位大唐西北王殿下,他是我的结义兄弟,在我大唐威望极高。

????我求他向皇帝陛下求情,陛下已经答应了,说要把你放回去。”

????秀智的眼睛里亮了一下,眉头也微微动了一动。

????张宝贵知道她又听进去了。他接着说道:“不过,你犯的罪毕竟是大罪。我佑哥也不能无条件的就把你放掉,他建议让你的父王用粮食来换你回去。”

????秀智听说是要让渊盖苏文用粮食来换自己,顿时心情开始暗淡了下来。她可是知道,现在高句丽粮食紧张到什么程度。

????张宝贵说道:“当佑哥提议用粮食将你换回去的时候,皇帝陛下就说让你父王用20万的粮食来换你。

????佑哥看着我的面子上,向皇帝陛下求情。皇帝陛下这才开恩,将20万担一直降到了两万担。怎么样,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?”

????秀智一直以来受到张宝贵的照顾,心中真的对他有一点点好感。不过让他对张宝贵说感谢的话,她可说不出来。她轻咬着嘴唇,没有说话。

????张宝贵跟着李佑这么多年来,别的本事长进不大,这对付女人的办法他可是学了不少。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了,于是就适可而止了。

????“那你好好休息吧。现在我佑哥已经派人去通知你的父王了,有消息我就来通知你。”

????说完他就告辞离开了。

????秀智原本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,她心如止水,就等着慷慨就义的那一刻。可是突然之间,生存的机会来了,她求生的欲望油然而生。

????她想起父王和母后对她的疼爱,想起自己在高句丽宫廷中快乐的生活,忽然之间,她默默地流下了眼泪。